”卡片微公益” 第一站 巴塞罗那 后续…

话说周六从巴塞罗那回来,背着被黄金海岸上空太阳晒爆了皮的后背,活像一直被煮了半熟的螃蟹壳。带着娃和爸妈旅行真不是闹着玩的,好在时间还算充裕,主要景点也没落下,俺爹一如既往的清晨漫步,把酒店附近的大街小巷逛了个遍,绝对比我们的暴走还要深度的游览了巴塞罗那。

本次旅途中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寄出13张“卡片微公益”的明信片,本次活动收到了来自挪威和中国两地一共12位朋友的支持,另有一张卡片是我们作为参与者支持一个朋友发起的公益活动,给朋友旅行中遇到的几个徒步一天半才能到学校上学的孩子们寄去的卡片,希望他们能顺利收到卡片。

购买的明信片价格都是在景点的纪念品店购买的,每张0.7欧元,和小摊相比质量好些,寄到中国的卡片每张邮票0.92欧元,寄到挪威的卡片每张邮票0.76欧元,总共花销20.1欧元,由于这次活动中没有要求大家晒出支持公益活动的金额,所以我们暂且也无从知道我们的20.1欧元支出筹集了多少善款。这个效果可以作为下一次的尝试。

前两天在豆瓣上看到有一个人参加设计明信片的活动,收到了一百多个站内信希望能收到卡片,我想在社交网络上这样的微公益可能也会有意义,如果卡片上的设计由作者本人完成,或手绘,或拍照,卡片的价值和活动的意义会更大。如果微公益活动的发起人能有明确的资助目标,或许能在特定人群中引起共鸣。

洗洗睡了。

朋友说,Just Do it!”卡片微公益” 第一站 巴塞罗那

我们喜欢四处旅行,也喜欢分享快乐,有一次在旅途中冒出了一个小想法:如果将小小的明信片做为载体来做一点微公益,是不是可以将快乐传播的再远一点呢?越想就越觉得这件事儿好玩、靠谱、接地气,但是越想也就遇到越多难题和各种可能性,与其在想象中艰难的做完所有的选择题,不如搞个实验吧!就像一位朋友说的:just do it!我们将在下周一带着快满20个月的谦谦和爸妈启程,目的地是巴塞罗那,到时候我们还会像往常一样,给各位留下地址的朋友们寄出明信片,与以往不同的是,我们这次邀请有兴趣一起玩儿的朋友们共同参与这个小小的公益活动——当然是自愿的哈~ 非常期待大家的支持,欢迎点赞,转发,更欢迎小伙伴儿们集思广益,提出意见,表达观点,分享灵感…总之,一起来玩儿一把吧!

“卡片微公益”玩儿法:

  1. 把你的详细收信地址私信给我们或写在留言里,不论你身在何处,只要通邮,我们都会从巴塞罗那寄给你一张明信片。
  2. (这一步自愿)请捐出与明信片等值的善款,用于支持公益活动。我们估算一张明信片的价值约为1.8欧元(卡片+邮票),也就是约合15元人民币的金额。

善款如何捐出?

考虑到小额善款很难有效的运作起来,我们考虑到的比较现实的思路是直接将捐款汇入慈善基金账户,比如 壹基金淘宝公益腾讯公益等,或者其他你熟悉、信任并且方便的渠道,还有朋友说想通过私房钱方式捐给自己,那我们也木有意见哈^_^,说好了一起玩儿,那么传递快乐最重要。想多捐一点儿的朋友,也请随意随喜。最后请大家牢记:我们不代收善款,谢谢!

明信片寄丢了咋办?

寄出明信片的同时,我们会把明信片的正面照片私信给你,如果一个月后仍没有收到,请联系我们索要明信片背面的寄语。即便没有收到实体的卡片,也希望电子卡片可以把快乐和祝福传递给你。

我捐出的善款你们需要确认吗?

开玩笑吧,当然不需要啊!捐献与否、捐献多少,都是自愿的。不过如果你愿意将捐献的截图公布出来,并借此帮我们收集更多关于“卡片微公益”的点子,我们会号召小伙伴儿们给你点赞的!

明信片的钱谁出啊?

明信片和邮票都将由我们(Alex&Alice)个人负担,并在巴塞罗那当地购买。什么?我们亏不亏?小伙伴们和我们都收获了快乐,需要的人得到了帮助,怎么会亏的呢?^_^

Let’s do it, just do it. And have fun:D

 

2013年提前小结

之所以想提前写下关于2013年的小结,是因为按照我写博客的间隔频率,可能下次发文就要到2014年了,所以为了不错过2013年的时间,就在11月初写下本该12月末写的文章。另外,对于2013年的期待,我想我已经超额完成了预定目标,所以即便今年不再有什么大的进展,我也心满意足了。所以本文对内心的总结,意义大于时间节点。

2013年1月,我拿到Offer,纠结了很久,到底是否要辞去工作,离开我工作了五年的公司。当然,从11月这个时间点看过去,1月的纠结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我认为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2013年4月,我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真正进入了Subsea这个高速增长,潜力巨大的行业,面对一个个动辄数亿,上十亿的项目,十足的打开了我的眼界,我想我的人生应该就此翻开一个新的篇章。
2013年7月,我休了一个星期假,回到北京,回家看看父母,亲爱的和谦谦,谦谦长大了好多,虽然对我的存在表示出不经意的在意,却也只是到了再次踏出家门时才伸手过来要我抱抱。强忍泪水面带微笑,那是的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尽快团聚。
2013年10月,为之努力了4年的北京户口终于拿了下来,当然不是我的,但是至少小谦是个小北京人了。可是两个月之后,我们全家就会离开北京,生活了十年的北京,其中有4年都在为北京的户口所努力,现在却并不想在那里继续生活了。因为空气,因为水,因为想要一个简单而纯粹的生活状态。
2013年11月,亲爱的和小谦的VISA都顺利拿到,比预想的要快,因此我们决定1月启程。
2013年11月,我拿到了新的长期Offer,因此将不再担心签证过期的尴尬。
2013年12月,我希望能拿下驾照,这样明年的生活会轻松一些。

作为而立之前的一年,我想我有了一个不错的基础,希望而立之年的2014年,我们全家都能翻开一个全新的篇章,请路过的朋友们为我们祝福,我作为一个漂泊了十年的爸爸,老公,儿子,谢谢大家!

话说接长不短就会有朋友在我的博客留言,让我每年并不超过10篇的博客有了非凡的意义,我希望我的回答能够给你们帮助,我知道你们中的有些人已经成功来到了挪威,或工作,或学习,我在这里也祝福每一位阅读我博客的人,学业有成,工作顺利,家庭幸福!

如果说应该对2014年有所期待,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我们一家人能安定下来,想象从2002年到北京,2005年去印度,2009年来挪威,2011年回国,2013年再出发,我们可能都有点累了,从2014年开始,我希望我们能安安稳稳的过上一阵子小日子。

现在的我十分确信,受到我父亲的影响很多,我爸爸教给我待人真诚,淡泊名利,我觉得我都做到了。我妈妈教给我认真的态度和生活的技能,我觉得我也做到了。现在的我,应该是能够让他们二位骄傲和自豪,等我们的小家安稳下来,我会多回家陪陪你们的。

好吧,暂且先写到这里,希望年底之前还能再开一篇,但是至少这篇能够对我的2013有一个小结,50年之后读起来,应该能记得这一年发生的几件大事,作为50年之后回忆的索引,应该还不错吧。

Life is adventure. Enjoy it or enjoy it.

房东去斯塔万格工作了。

我的房东是一个挪威人,从小跟着父母的工作周游世界,在墨西哥几年,东南亚几年,非洲几年,抱歉我没记住具体的年份和所有的国家,但是他到快20岁才回挪威定居,所以不管他的英语,还是生活习惯,我得承认他不太像一个挪威人。比较热情,随和,没有距离感。

但是他走的时候和我说 “I am nervous.” 我问他 “Why? You have been moving around the whole world!” 他说不知道,我不怕去一个新的国家,通常会令人兴奋,像一场adventure。但是去斯塔万格确实有些紧张,他说他在斯塔万格没有一个认识人。

起初我有点惊讶,为什么他会感到紧张。为何一个周游了世界的年轻人会fear of moving? 

然后想了一下我自己,曾经无比抗拒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或者定居,却对来挪威毫无恐惧,甚至没有一点点紧张。因为在我看来,去挪威是一场冒险,兴奋大于紧张,期待多于担心。

即便是在小谦谦已经出生的2013,在我们即将奔上而立之年三十,只身一人从头开始,我也没有感到一丝的紧张。

After all, Life is adventure. Enjoy it or enjoy it.

没有如果,只有选择

前一阵子画了一幅小漫画给亲爱的,实际上是构思了一个连环画的场景,但是只来得及完成其中的一幅。当时亲爱的有些迷惘,我画漫画是想表达:人生充满了各种选择,我们选的路不一定是最优化的捷径,但是各种机缘组合在一起同样会很精彩。

大学毕业那年,留京落户的指标3万元,学院路的房价平均7千元,我半年工资可以买个落户,一个半月工资可以买1平米;领结婚证那年,北京房价均价1万4千元,我2个月工资可以买1平米;现在,市内任何地点,我半年工资也买不起1平米。如果我一毕业就买了房买了户口?如果我们一结婚就买了房?如果…?当遇到麻烦了,我也会想“如果当初怎么怎么样,现在就好了”或者“早知道这种情况,我当时就应该怎么怎么样了”,不过除了懊恼,这样想没有任何作用。

事实上,如果运用逆思维,我要是当年一毕业就买房落户,就不会有后来出国的冲动;如果结婚就买房,就不会有重新回到北欧的想法。那么我们那些旅行,那些旅行中学习中交下的朋友,又从何而来呢?所以尽管失去很多,我们也得到很多,想想今天已经拥有的,我真的非常感激。

很多很多当时以为过不去的坎儿,等过去一段时间再回头看,也就那么回事儿。钱能解决的事儿,都不算大事儿,死不了人的事儿,都不算大事儿。尽人事听天命,加油努力,实在搞不定那就搞不定吧~

渐行渐远

回国有段时间了,也大概适应了国内的环境。其实环境没变,是我变了。和过去的我渐行渐远,也和刚刚逝去的北欧留学生涯分道扬镳。我们是要回来的,很早就打定了的注意。

一个月以来每次打开Live writer程序,想要写下一段话的时候,结果总是关闭程序,继续手中完成或未完成的活,或者无聊的打开百度新闻的首页。想要回忆,却常常拒绝回忆。

image
回忆总是很美

半个月前受领导派遣参加一个或新或旧的项目,说新是因为实施Oracle P6项目管理软件,说旧是实施构建在一个已有项目的二期阶段。可以说是一次伟大的尝试,也可以说是上一个项目可怕的蔓延。来到一个我长大的地方,涿州。

熟悉而且陌生,因为我在涿州长大,却离开涿州有十几年之久。偶尔回来,小住数日,但也极少四处逛逛。在接到项目之前,从未想过会在涿州做上一个项目。因为十五年前小学毕业,我就以为自己会一直在外漂泊,以至于去年选择了北京定居。可是说实话,现在我不喜欢北京的拥挤和污浊的空气了。

终于再下决心,写下几笔,打开Wordpress后台看到一条评论,一位网友说佩服我的执行力,好吧,我们的确在三年前义无反顾的奔向了北欧,敢想敢做,并且也在这两年在欧洲的土地上留下了不少的脚印,甚至还去了很多人想去但难以实现的冰岛和埃及之旅。可是谈到执行力,我还是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匮乏。

想起一个好友,五年前骑着一辆二手单车,背着一台二手单反,从北京出发,97天一路奔向西藏,并经由四川返回广州的疯狂,我的这两年又算什么呢。他能在新年的1月1日写下一百件这一年要做的事情,并且能在年底之前一一实现,我的执行力又从何谈起呢?

今天的微博还有位好友提到当你发现时间是贼的时候,它已经偷光了你的选择。是的,回想过去,一年比一年不敢选择,一年比一年害怕改变。于是便于梦想渐行渐远。

IMG_9211

看这一把五颜六色的风车,在法国南部尼斯海滩边的小巷子里,其实我们小时候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过一大把如此缤纷的大风车,都曾为了能让它们转起来而拼命地奔跑,跑累了,歇会再跑。可是长大了,很多人就把它们收起来了,时间长了就慢慢忘记了。

挪威国庆日,特隆赫姆掠影

突然发现,真正写几篇关于挪威的的博文还是在刚到挪威的那几

Picasa Content

个月,后来慢慢地生活被各种事情占满,读书、考试、交换、旅行、结婚、装修、论文…… 就这样从2010年的一开始竟一晃到了现在。挪威的签证马上到期了,今天才刚刚去签了瑞典的居留,又1000块钱没了。

翻看Picasa里的照片,这次最先看到的是今年5月17日的挪威国庆,那天我们一行数人义无反顾钻进了热闹的特隆赫姆,身边围绕着穿着传统服饰的大人和孩子们,大家都很快乐。真的很难和国庆联系在一起。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国庆就是阅兵。

那天大家的心情都很好,从中午开始就有游行队伍在城中穿行,从幼儿园的小朋友,到小学、中学的乐器方阵,所有人都在欢笑。看上面这张照片里面那个漂亮的女孩子看到我们的镜头,还和我们打招呼~

上面这幅照片这是一位身着挪威传统服装的妈妈,这身衣服可不简单,全手工制作,要两三万一套,而挪威的孩子从小到大,每人都会有这样一套衣服。在一个如此富裕的社会中仍然保持着这些传统的元素让人羡慕不已。

不同的颜色代表挪威不同的地区,穿上自己的传统服饰大家就能知道他们的家在哪里:)

游行的队伍很有趣,各个方阵来自特隆赫姆地区的各种组织,比如足球、越野摩托、滑雪俱乐部什么的,还有今年刚刚在挪威举行的胡子大赛队伍也参加了游行,上面这张照片就是。

最让人羡慕的是,我们就站在“主席台”下,说是主席台,其实就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台子,市长是位女士,和其他“领导人”检阅游行方阵,而我们就在他们的台前,上面这位帅哥还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窜上主席台,惹众人欢笑。这是真的亲民啊。

这应该是一个越野摩托俱乐部的方阵,帅气的车手和载在座位上的小孩,完美的结合了力量与爱心。

拉拉队方阵,因为我们正在市长台前,所以最精彩的表演我们都刚好看到。

星球大战爱好者,据说前一年他们就出现了。

最后来一张载歌载舞的吧,最羡慕的不是挪威人的富有,而是挪威人的简单和快乐,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友善。

今天去办瑞典居留的时候,我说我最近不打算再回挪威的时候,其实心里想的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再去呢?

特隆赫姆的秋天,金色的NTNU

离开挪威有一个多月了,在瑞典的时间估计也进入倒计时了。眼看着天气转凉,雨水渐多,我很清楚,北欧的夏天已经结束了,即使是太阳挂的再高,也抵挡不住悄然袭来的寒意。现在这个时间,晚上出门都要穿厚点的外套了。

在挪威的特隆赫姆度过了两个秋天,拍了两个秋天的美景,留下的满是金灿灿的记忆。

这是NTNU Realfag旁边的一条小路,去年曾有一门课需要每周跑过来交作业。这张照片是去年10月中旬的一天,交完作业特地回去去了相机出来拍的照片。本以为已经没有机会再拍照,因为冬天来得很快,险些错过如此惊艳的美景。

  

但是挪威的秋天来得很急,走的也很快,往往是八月底还在留恋夏天的阳光时,秋天就骤然来袭。而第一年的十月初,气温就已经下降到5度上下,那几天正好赶上宝贝从瑞典过来。 

  

上面左边这张照片我很喜欢,是NTNU校园里一个雕塑基座的背面,带着岁月痕迹的木质阶梯上面散落着新落的树叶。右面这张照片也很不错,是在Realfag旁边一篇自行车停车区域的间隙照的,正值周末,空空荡荡,将相机放在地上,自然的拍下了这片落叶。

差不多3年前朋友将NTNU介绍给了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到这会是我申请最终的归宿,甚至不是很清楚NTNU在哪里,特隆赫姆又是哪个地方。但是我就这么来了,别无选择,因为所有的申请一律被拒。但是这个地方也让我真正的喜欢上了北欧,白雪皑皑的冬天和清爽宁静的夏季。

八月下旬了,又一批新生来了,祝他们未来两年的学习生活一切顺利!也希望仍然驻扎在特村的朋友们学业有成,工作顺心!

这两年,我们的Gap years

两年前,登上北欧航空SAS的航班,踏上了去挪威求学的征程。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已经是两年多了。从再往前一年的5月开始准备雅思考试算起,已经过去三年多了,超过了本科毕业后工作的时间。虽然两年前我们分别出发前往了不同的目的地,幸运的是这两年我们都很快乐,并最终又回到了一起。

我一直觉得我不能算是一个标准的在挪威读书的留学生,第一,我在挪威只呆了10个月,第二,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和钱去旅行,走过了欧洲十几个国家,还有埃及,第三,我一直没有机会打工。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我习惯了挪威,并且非常喜欢北欧生活的节奏和方式。

这张照片是今年元旦在特隆赫姆Moholt高地拍的全城放烟火的景象,印象中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放烟花,不过这些年似乎生活在大城市里,因为各种原因,放烟花的越来越少了。

从三年的忙碌工作中解脱出来,这两年的时间,在特隆赫姆,斯德哥尔摩,巴黎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从当初工作的状态恢复为一个学生心态着实用去了大半年时间。

在这两年的时间,用手中的单反(佳能500D)拍下了几十G的照片,翻看过去,突然间想起来2009年8月4日,抵达特隆赫姆的那一天,当时大家都是为了省200块钱,买了要在奥斯陆过夜的机票。来了之后却发现,仅到达当天,坐机场大巴就花了80多块钱,坐一趟公交还要将近40块钱呢。而两年之后的今天,看到动辄二三十块钱一公斤的蔬菜早已波澜不惊,偶尔还会奢侈一把,喝碗80块钱的鱼汤。

时间过得真快,很庆幸当初我们能下定决心,度过这样一个如此不同与以往的Gap year。很快我们就要回国了,即使是喜欢这里,我们也还是决定要回去再闯一次。但是在北欧的这段生活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心中,我们一定会再回来。

快回国了吧

打开博客才发现上一篇正经写文章还是刚从埃及回来的时候了,过去快4个月了。这四个月回了趟过,装修了房子,还断断续续回单位了一段时间。4月中旬结束了装修匆忙收拾了东西,转身又离开了北京。

4月17日回到斯德哥尔摩,重新回到了新鲜的空气清爽的风中。

说老实话我喜欢挪威和瑞典,尤其喜欢北欧安静的感觉和慢条斯理的性格。我说这是一个有秩序的社会。很多朋友找到了工作,动辄四万到五万的月薪,也会引起心中的纠结,如果留下来,我们都能找到工作么? 我承认我不坚定了,至少不如三个月前踏上北京土地之前坚定了,而且我确信北京的拥挤和污浊的空气我并不喜欢。

现实点,身边工作过的年龄相仿的朋友无一例外的在考虑回国,觉得这里闷,没有挑战,一眼就看得到未来三十年的样子。而我离开前在公司也备受老板的信任,这样走掉岂不是背信弃义?所以我要回去。回去拿我那点工资,还要在未来几年要养家糊口。

不过还好,我并不悲观,和在这里找工作相比,我还是更想回国,因为机会多,其实大家都这样想。总的来说对于即将回国这件事,我还是期待多一些。

眼下正在忙着硕士论文的最后三分之一,计划周末应该能完成第一草稿。希望下周能再见一次导师,估计我的学生生涯就彻底到头了。话说回来,我对自己这一次做学生的经历还算满意,努力过了,成绩也算得上是名列前茅,算是圆了做一个好学生的梦想:D

30号会飞回斯德哥尔摩,6月14日是最终提交论文的日期,6月底爸妈回来挪威,打算带他们在欧洲好好玩玩。希望回国之前能把PMP认证考掉,还有就是希望能去欧洲几个国家再晚上一圈。

抓紧时间把钱花完,八月回国,赚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