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十年

因为域名要续费了,这才想起来还有个独立博客-_-||| 上一篇更新是在2016年,咻的一下,3年就这么过去了 Σ( ° △ °|||)︴细思极恐!

这个博客最早始于2007,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也没有微博,大家都在博客平台上记录生活,分享心得,成就了最早一批网红和自媒体。2007年的情人节,彼时的geek少年Alex突发奇想,送了个域名给我做礼物(其实我根本不待见哇,作为一个俗人我不觉得鲜花巧克力化妆品有啥不好,可是geek直男脑回路就是这么清奇),然后这个域名连同我们的独立博客竟然挺过了一轮,把MSN Space都给耗死了,她竟然还残喘着^_^ 幸运的是,我们俩还在一起。

曾经的莽撞少年如今人到中年,从自己还是个宝宝蜕变成了一双儿女的爸妈,对travel around the world 已经没那么热衷,如果有假期的话,只想找个沙滩瘫一瘫。

2016年的上半年,我们一口气收获了孩子、房子、永居、新offer,感觉就要飞起!然后下半年就应了老话:福无双至。2016年是我爸爸正式退休第一年,春天先是和妈妈一起来我们这里帮我照顾新生的老二,回去后俩人又计划了一个2个月的国内游,到处会朋友串亲戚,但是由于爸爸身体不舒服,中途中止,回家就医,这才被查出肾脏有肿瘤。当时无法确认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手术是唯一的解决方案,我爸妈在我小姨的帮助下完成了整个就医过程,手术当天,爸爸自己开车去医院,其实他都不确定自己能否从手术台上下来,以至于后来被告之肿瘤是良性的时候,我爸还以为是医生善意的谎言。“手术很成功,肿瘤是良性的。”妈妈打电话告诉我的时候,爸爸已经拆线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当时接到电话脑袋都转不动了,一下子接收了那么大量的信息,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妈妈不断强调,说我爸恢复挺好的,现在都过去了,让我不要担心,不要急着往回跑。挂了电话定了定神,迅速做出了不回国的决定,老二当时才半岁,离不开我,要是拖着俩娃回家,帮不上忙,还会成为别人的累赘。当时除了打钱,其它什么都做不了,切身体会了什么叫有心无力。虽然给父母养老原本就在我们的计划里,但是没想到会提前这么多,于是我们又重新审视对未来的规划,也就是在那个时间点上,我们准备再一次亲手推翻自己建立的舒适区,切换人生新赛道。

关于爸爸生病这件事,亲友们给了我们最亲厚的安慰,我们全家人都非常感激,也非常感恩,有惊无险是我们的大幸运。我和Alex心里都明白,这不算什么苦难,只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甚至不足道,无常即是常态,既然它来的早了一些,那我们就赶紧跑起来吧。中年人的岁月静好不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在上有老老有所依,下有小幼有所养,担子重不怕,只怕自己能力所限担不起来,但凡能担起来的,那就是沉甸甸的幸福。

2016年底,爸妈换了房子,终于不用每天都走楼梯上下7楼,我们也略尽了一点微薄之力;2017年上半年,我们自己的家重新装修,经过设计,改变原有格局,两居变三居;2017年下半年,目标是把副业做成主业,Alex开始考虑辞职;2018年早春,Alex辞职创业,开启小蜜蜂模式,又勤劳又两边飞;2018年下半年,谦谦成为小学生,初创团队建立,赛道切换完成;2018年底-2019年初,升级装备:从商住两用居民楼搬迁到创业产业园区;升级团队:从光杆司令到团队人数上了2位数;最近,家庭内部重新划分角色和职责,我主要负责后勤和孩子们的教育,Alex主要负责冲锋和我们的小买卖,同时我们俩人也互为对方的备份。

2018年,Alex的姥姥和我的姥姥分别在清明前和入秋后离开了我们。Alex由于太忙而错过了最后和姥姥见面的机会,深感遗憾。还好我和孩子们很幸运的趁暑假去看望了我的姥姥。不管愿不愿意,离别总归只能去面对。现在和Alex聊天,如果说起死亡,衰老,离婚,灾祸之类的话题,我俩都很从容,并不是因为消极,而是有信心能够笃定的去面对未来。

十年婚姻,十六年相伴,这个独立博客也见证了我们一小段人生之旅,虽然在时代车轮的滚滚下,很难安静下来记录些什么,我还是会尽可能记得给这个域名续费的(⊙ ▽ ⊙)  如果你不小心误入了这个博客,那么也顺祝你的人生路上,有鲜衣怒马,有云淡风轻,有烈酒,有清茶,少年时恣意潇洒,壮年时笃定从容,老年时……(我还没老呢,回头再说吧~~ )

PS. 博主不常来,今天发现之前有朋友咨询关于NTNU的留言,已经在信箱里躺了大半年了,非常抱歉。因为之前的文章时间跨度比较大了,建议去查查新资料,或者找在读的朋友了解下。

出发去滑雪

焦头烂额忙活了2个多月之后,终于等到了休假的这一天,纠结了很久到底如何过圣诞,最终还是选择了“挪威人的方式”,去小木屋。这次的目的地是Røldal,距离奥斯陆约350公里车程。启程日期为12月25日,圣诞节这一天。正赶上北海上形成了一个风暴,飘向挪威西海岸,不太期待天气放晴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出门玩总归是开心的。

头一天晚上基本装好了车,滑雪的装备,三四天的食物,换洗的衣物,希望明天一切顺利。

一张3600的罚单

总的来说我是个开车很守规矩的人,不抢位,礼让行人。在高速路上,我一向是在速度方面比较保守的。可是这次收了一张3600克朗的罚单。限速70,超至87。回想起来应该是星期一早上赶去单位比较急,路上车又少,平时都靠前车提示限速的路段,这次没人管了,超速摄像头给我拍了个大头贴。

3600克朗真不少,相比年初的两张停车罚单一张500,一张800而言,3600罚下去还是很心疼的。不过想想,自从10月下旬开始便一路狂奔,在经历了北欧便利店意外的增长之后,这张罚单真是来得及时,提醒一下自己,要控制一下节奏。

罚金估计是免不了了,纠结于罚单本身也没有什么意义,唯一重要的是考虑一下2016年要怎么应对。二宝3月会出生,还是要争取过挪威语等级,店里的生意也多少需要花些心思,2016注定将是一个极其“充实”的年份。如果没什么规划,估计会比2015过得还要狼狈,我想没有人想要这样的2016。好吧,我们要对2016做好规划,头等大事。

2015年的得失众多,经历了公司裁员的动荡,虽然暂时还有工作,但是油价击穿35美元后,径直奔向了更深的底——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底。2015年也经历了小店的兴衰,从喜到悲,从放弃到复兴,这小小的生意中全家人(甚至包括了爸爸妈妈)所倾注的心血,绝对值得永远铭记。

跑题了,拉回来。

这张3600的罚单还是要付,一笔钱出去,买个教训,也给自己提个醒。

加油!

10月18日

眼看就要进入一年两篇的节奏了。更新一下近况:突击12月的挪威语考试。前几天头脑一热我俩人报了A2-B1等级的挪威语考试,用朋友的话说就是花钱买动力,接下来这一个多月学的肯定比以往两三年都多。

我承认,她说的是对的,而且非常感谢她帮我俩补习挪威语,还是要争取过A2水平。

在挪威工作满三年可以申请长居,但是要过语言关,放弃了凑课时之后,就只能走考试这一条路了。听力,阅读,写作和口语。从目前来看,最难过的应该是口语和写作。接下来这一个半月,死磕一把。

加油。

2015年是近些年最忙乱的一年,希望2016年能慢下来一些,多用点时间在生活上,工作上也能有些长进。

再试一次用wordpress手机客户端发文,上次写了上千字的文章没发就丢了,好一阵子不想再用这个?

image

image

前几天给小伙子过生日,妈妈蛮拼的,研发了气球小狗和气球花,还有蝴蝶手机里没照片就不发了。

”卡片微公益” 第一站 巴塞罗那 后续…

话说周六从巴塞罗那回来,背着被黄金海岸上空太阳晒爆了皮的后背,活像一直被煮了半熟的螃蟹壳。带着娃和爸妈旅行真不是闹着玩的,好在时间还算充裕,主要景点也没落下,俺爹一如既往的清晨漫步,把酒店附近的大街小巷逛了个遍,绝对比我们的暴走还要深度的游览了巴塞罗那。

本次旅途中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寄出13张“卡片微公益”的明信片,本次活动收到了来自挪威和中国两地一共12位朋友的支持,另有一张卡片是我们作为参与者支持一个朋友发起的公益活动,给朋友旅行中遇到的几个徒步一天半才能到学校上学的孩子们寄去的卡片,希望他们能顺利收到卡片。

购买的明信片价格都是在景点的纪念品店购买的,每张0.7欧元,和小摊相比质量好些,寄到中国的卡片每张邮票0.92欧元,寄到挪威的卡片每张邮票0.76欧元,总共花销20.1欧元,由于这次活动中没有要求大家晒出支持公益活动的金额,所以我们暂且也无从知道我们的20.1欧元支出筹集了多少善款。这个效果可以作为下一次的尝试。

前两天在豆瓣上看到有一个人参加设计明信片的活动,收到了一百多个站内信希望能收到卡片,我想在社交网络上这样的微公益可能也会有意义,如果卡片上的设计由作者本人完成,或手绘,或拍照,卡片的价值和活动的意义会更大。如果微公益活动的发起人能有明确的资助目标,或许能在特定人群中引起共鸣。

洗洗睡了。

继续写着blog

blog是好多好多年前特别时尚,特别流行过一阵子的东西。在msn space从大约2004年写到微软关闭了它。后来开了独立博客,注册了属于自己的Alice&Alex 域名,然后有一搭无一搭的写着。一晃到了2014年。

现如今还在些博客的人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博和微信,我也确实会阅读微信圈子寄里的每一条信息,体会着朋友只言片语背后的各种心情。

但还是没舍得关闭这个博客,仍然有一搭无一搭的写着一点文字,就像自家后院的一小片绿地,种点花花草草什么的,除非好友来访,大概也没太多隔着篱笆看的路人。

爸妈来的这个夏天,我会用去三周的假,到处逛逛,一家人在一起真好。

朋友说,Just Do it!”卡片微公益” 第一站 巴塞罗那

我们喜欢四处旅行,也喜欢分享快乐,有一次在旅途中冒出了一个小想法:如果将小小的明信片做为载体来做一点微公益,是不是可以将快乐传播的再远一点呢?越想就越觉得这件事儿好玩、靠谱、接地气,但是越想也就遇到越多难题和各种可能性,与其在想象中艰难的做完所有的选择题,不如搞个实验吧!就像一位朋友说的:just do it!我们将在下周一带着快满20个月的谦谦和爸妈启程,目的地是巴塞罗那,到时候我们还会像往常一样,给各位留下地址的朋友们寄出明信片,与以往不同的是,我们这次邀请有兴趣一起玩儿的朋友们共同参与这个小小的公益活动——当然是自愿的哈~ 非常期待大家的支持,欢迎点赞,转发,更欢迎小伙伴儿们集思广益,提出意见,表达观点,分享灵感…总之,一起来玩儿一把吧!

“卡片微公益”玩儿法:

  1. 把你的详细收信地址私信给我们或写在留言里,不论你身在何处,只要通邮,我们都会从巴塞罗那寄给你一张明信片。
  2. (这一步自愿)请捐出与明信片等值的善款,用于支持公益活动。我们估算一张明信片的价值约为1.8欧元(卡片+邮票),也就是约合15元人民币的金额。

善款如何捐出?

考虑到小额善款很难有效的运作起来,我们考虑到的比较现实的思路是直接将捐款汇入慈善基金账户,比如 壹基金淘宝公益腾讯公益等,或者其他你熟悉、信任并且方便的渠道,还有朋友说想通过私房钱方式捐给自己,那我们也木有意见哈^_^,说好了一起玩儿,那么传递快乐最重要。想多捐一点儿的朋友,也请随意随喜。最后请大家牢记:我们不代收善款,谢谢!

明信片寄丢了咋办?

寄出明信片的同时,我们会把明信片的正面照片私信给你,如果一个月后仍没有收到,请联系我们索要明信片背面的寄语。即便没有收到实体的卡片,也希望电子卡片可以把快乐和祝福传递给你。

我捐出的善款你们需要确认吗?

开玩笑吧,当然不需要啊!捐献与否、捐献多少,都是自愿的。不过如果你愿意将捐献的截图公布出来,并借此帮我们收集更多关于“卡片微公益”的点子,我们会号召小伙伴儿们给你点赞的!

明信片的钱谁出啊?

明信片和邮票都将由我们(Alex&Alice)个人负担,并在巴塞罗那当地购买。什么?我们亏不亏?小伙伴们和我们都收获了快乐,需要的人得到了帮助,怎么会亏的呢?^_^

Let’s do it, just do it. And have fun:D

 

谦谦语录(1)

一直以来想要记录从谦谦那张不大点的小嘴里偶尔迸出来的几个词儿,一会儿“丢卜丢卜”,一会“哎呦”。还有难以用文字描述的各种小声音。

谦谦每天都在长大,最近几个星期以来,似乎每天都会有新的词迸出来,这种记录的愿望就愈加强烈了,希望记住那令人惊喜和感动的瞬间。

谦谦说:“bubu”,因为看到了葡萄。

谦谦说:“biu”,是因为自己把小脑袋贴在了床上或者沙发上,即使是站在地上,把小脑袋一歪,贴在沙发或者床边上,也可以顺便说一句“biu”,然后嘿嘿嘿,没心没肺的笑上好几秒。漏出一排刚刚长齐的小牙齿,嘴角没准还带着一两滴口水泡泡。

小孩子的成长真是一个妙不可言的过程,作为父母,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一天一个小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