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1日

到挪威4个多月了,这次。房东因为换工作去了斯塔万格,因为觉得现在这个地方还挺方便,想着将来他们娘俩来了这地方住着也够大,就一咬牙把整套房子租了下来。69平米的两室一厅一万多一个月,还是挺贵的,找到个朋友过来一起住几个月。

家里的事情在亲爱的辛勤努力下基本上办妥了,等了快2年的北京户口也基本落定,算是对得起这几年的努力。小谦在没有爸爸陪在身边的几个月也长大了好多,很想天天和家里视频通话,但是知道孩他妈并不轻松,小谦也不好多看屏幕,所以还是尽量忍忍,希望小谦1岁的时候就能过来团聚了。

在实现了从IT到Oil&Gas的华丽转型之后,感觉基本良好,虽然有很多很多要学的东西,但是和挪威人共事还算轻松,忙的时候也基本上可以做到6点回家。对于经历过连续两三个月工作到深夜12点,周末还经常要加班的我来说,感觉像是在度假。

7月从国内带来的书看完几本了,老舍的《骆驼祥子》,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我很高兴多年来一直没能实现的读书的愿望,这次在挪威实现了。会继续读下去,多读一些。

最近开始在NRK上看挪威的动画片,学几个词,几个句子,可能过段时间回去上挪威语课。

报名了驾校,9月开始要上课了,14500克朗,只有5小时的陪练,贵死了,中国驾照不给力,要重新学。

Team走了一个60多岁的老人家,于是最近的事情多了好多,因为是我接手了他的事情,加上我原有的,还是有点忙。

最近在研究世界能源结构的变化,不知道页岩气会不会给石油行业带来不利影响,要是真那样,挪威可就不好过了。

似乎斯塔万格的房价有点顶不住了,那是个对石油行业非常敏感的地方,行业不景气的话,房价掉的最多。

挪威国家石油的2季报不怎么好,净利润下降74%,cancel了好几个项目。

女汉子其实是天生的

在亲爱的不在的这段时间,传统意义上应该由男性劳力承担的那部分家务自然就落到我头上。比如组装婴儿车,比如修理小家电,比如买油买面,买水买电……每天风风火火的跑来跑去求,把自行车骑的跟电动车一样快,连老娘都承认我充满了阳刚之气。最近因为一些繁复的paper work跑的更多,在炎炎的大北京要么骑行、要么换乘各种交通工具,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天天上演北京一日游。在地铁上昏昏而无法睡的时候,我就想“女汉子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吧~”,后来想多了,突然意识到,女汉子其实不是养成的,而是天生的!上大学的时候,就曾经被宿管截过“同学,这里是女生宿舍!”,可见我的阳刚之气由来已久~ 从小,娘亲就教育我自强自立,她认为这样会让我在这个大大的世界里可以自己立足,事实证明我娘是对的,并且这种教育显然是有成效的,虽然连我娘亲现在也经常感叹我太过要强了。所以,正是那种倔强的态度,使女子们也能够不断有勇气在种种不可能中冲撞出一条条路来,简而言之,就是性格决定命运吧。

前几天读到一句话挺有意思的“女人就是女人,不要说什么女汉子,要不现在咱俩就出来喝酒,光着膀子!”。哈哈,没错,男女有别,再怎么刚强的女子也不可能变成汉子,更何况,女子最了不起的不在于力量和刚烈,而是将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那种宽容心和忍耐力。

人事未尽,何言天命

以前读镜花缘,百花获谴后,感叹天命,元女批评她“人事未尽”。当时读了这段,非常有感触,作者托仙家之口,说的却是世俗之事。虽然百花被谪是因为嫦娥倨傲挑事端,但是如果百花若能退一步,也就海阔天空了。现实中也一样,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且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若所有挫折都归于天命,那就永远也摆脱不了“命”的束缚了。

这几天东奔西跑,为的便是尽人事:每每气馁、犯懒、或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想起元女斥百花这一段,再反问自己“人事已尽”了么,然后继续战斗。没想到居然柳暗花明了,而且实际过程比自己预想的要简单。再来想想这句“尽人事”,不禁感叹自己是有多幸运没有被自己设想的那些沟沟坎坎给吓退缩,但是世上又有多少人都这样败给了自己呢?

还有一段路要走,坚信前途是光明的,加油向前!

镜花缘原文节选:
元女道:“仙姑岂不闻‘小不忍则乱大谋’?又谚云:‘尽人事以听天命。’今仙姑既不能忍,又人事未尽,以致如此,何能言得天命。早间若听麻姑之言,具表自行检举,并与嫦娥赔罪,此时或仍被谪,所谓人事已尽,方能委之于命。即如下界俗语言:“天下无场外举子。’盖未进场,如何言中;就如人事未尽,如何言得天命。世上无论何事,若人力未尽,从无坐在家中,就能平空落下随心所欲事来。强求固属不可,至应分当行之事,坐失其机,及至事后委之于命,常人之情,往往如此。不意仙姑也有此等习气,无怪要到凡间走一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