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起点——项目管理

2009年8月起,我开始在挪威科技大学读项目管理硕士,两年的时间下来,学了不少的东西,也在回国前,绕道瑞典,考了PMP。一个月8次的考试频率真的很好,随时报名随时有位。

虽然潜心研究项目管理理论两年,但是回国后职业生涯的快速转变仍是始料未及,原本想要报效一手带我起来的领导和我成长起来的部门,却阴差阳错做起了项目管理系统实施和咨询工作,离开了SAP ERP阵营,投身Oracle P6阵营。这过程中还有一些比较无语的事情。让我深刻的体会到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也把我从理想状态拉回到残酷的现实。饭还得吃,活还得干。

言归正传,写写这几个月来的体会。

项目管理是一门科学,不是拍脑袋的艺术。我很同意不知道谁说过的,中国正处于快速建设期,有大量的项目存在于各个行业。于是我称中国为典型的项目密集型社会。理应在这个社会中存在巨大的“项目管理”需求,对应到现实中就是项目管理咨询、项目管理系统开发、项目管理系统实施这些。这样看来,我也是在一个冉冉上升中的行业。

不过回到现实中来,项目管理很美好,管理项目却很困难。为什么呢?不只是在中国,全世界都一样。因为管理项目是要投入的,和其它管理活动一样,要花钱买软件,造系统,树规矩,还要花费大量的功夫培训理论,磨合实践。但是和外国不同的是,我国GDP飞速发展的欣欣向荣背后,是各种配套的不齐全和发展缓慢。从大家熟悉的养老保险,到令人头疼的户口制度。

大家都知道默契的好处,一个团队中大家彼此有默契和没有默契的状态是完全不同的。那么快速发展的社会中缺少的,正是默契,不只是人与人之间的默契,更是整个社会中各种角色之间的默契,比如甲方、乙方,客户、实施方等等。就好比大家都认为偷东西是件不好的事情,是全社会的一种默契。大家都认可的一件事,也就无须多解释了。

项目管理也一样,默契可以帮助项目经理、项目成员,最终用户、开发工程师彼此理解,这种默契,其实就是默默记在心里的norm。每个项目都会在开始的时候编制项目章程,规章制度,质量控制部门也会给项目提出质量控制方面的要求,但是为什么项目管理就那么困难?

因为我们在项目管理方面接受的训练太少,大家心中没有统一的norm,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缺少默契。这个默契不是简单的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你说上半句,我就能对出下半句这种感觉,而是在项目管理过程中,人们在扮演每个角色,在每个环节中工作时所应当遵循的标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人与一门学科之间的默契。

有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我们在项目实施过程中讲“基线”这个概念的时候,我当时为了解释什么是基线,可是费大劲了,不到十个人的小组有三四种理解方式,虽然最后终于同意了认识,但是这充分说明了统一标准的重要性。

先写到这里吧,又要开会了,说到会议,真是项目组效率的一大杀手。

近期更新

真是好久都没有更新了,连评论回复都没有及时处理,惭愧。追究原因,似乎造成我长久以来都没有更新博客的原因是,windows live writer 新版本只能在线安装,而我所在的公司内网是无法在线更新的。然后回家后就没心情再整这个,于是就一拖再拖,拖到现在。其实现在也没有安装上live writer,是在网页上写下这篇日志的,所以估计会简单一些。

2011年12月:整整一个月都在忙活公司的项目管理系统实施,用的是Oracle P6(收购的Premavera公司的产品);

2012年1月:从瑞典空运回来的Semper奶粉终于卖起来了,没想到第一个月销售额就达到了3k;对于我这种经营状态,实属不错了;

2012年2月:增加新的投资渠道:外汇;因为有两位很好很专业的朋友,收益相当不错,让我这个赚辛苦钱的IT民工的人也看到些希望;

2012年3月:上个月竟然有一笔五千多的大订单,让我的单月销售额首次突破1w元;还要感谢两个很好的哥们帮忙才行;另外饱受工作上的摧残;

2012年4月:也就是这个月,遭遇了令人无语的公司竞聘;

基本上就是这样,这几个月里,还迎接了梁子的回国,noob刘的回国,断断续续想起挪威的冰雪和瑞典的阳光,想起yy哥等诸位好友,在微博,QQ等一切可以表达出我还活着的地方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几句。

  • 说走就走,是人生最华美的奢侈,也是最灿烂的自由。

还真是这样,我才想明白,为什么过去两年那么快乐,虽然没钱赚,但是我们自由,我们享有说走就走的权利,可是现在没了。

行了,就写这些吧,在这个微信息统治浮躁世界的时代,静下心来写一篇博客,还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