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国庆日,特隆赫姆掠影

突然发现,真正写几篇关于挪威的的博文还是在刚到挪威的那几

Picasa Content

个月,后来慢慢地生活被各种事情占满,读书、考试、交换、旅行、结婚、装修、论文…… 就这样从2010年的一开始竟一晃到了现在。挪威的签证马上到期了,今天才刚刚去签了瑞典的居留,又1000块钱没了。

翻看Picasa里的照片,这次最先看到的是今年5月17日的挪威国庆,那天我们一行数人义无反顾钻进了热闹的特隆赫姆,身边围绕着穿着传统服饰的大人和孩子们,大家都很快乐。真的很难和国庆联系在一起。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国庆就是阅兵。

那天大家的心情都很好,从中午开始就有游行队伍在城中穿行,从幼儿园的小朋友,到小学、中学的乐器方阵,所有人都在欢笑。看上面这张照片里面那个漂亮的女孩子看到我们的镜头,还和我们打招呼~

上面这幅照片这是一位身着挪威传统服装的妈妈,这身衣服可不简单,全手工制作,要两三万一套,而挪威的孩子从小到大,每人都会有这样一套衣服。在一个如此富裕的社会中仍然保持着这些传统的元素让人羡慕不已。

不同的颜色代表挪威不同的地区,穿上自己的传统服饰大家就能知道他们的家在哪里:)

游行的队伍很有趣,各个方阵来自特隆赫姆地区的各种组织,比如足球、越野摩托、滑雪俱乐部什么的,还有今年刚刚在挪威举行的胡子大赛队伍也参加了游行,上面这张照片就是。

最让人羡慕的是,我们就站在“主席台”下,说是主席台,其实就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台子,市长是位女士,和其他“领导人”检阅游行方阵,而我们就在他们的台前,上面这位帅哥还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窜上主席台,惹众人欢笑。这是真的亲民啊。

这应该是一个越野摩托俱乐部的方阵,帅气的车手和载在座位上的小孩,完美的结合了力量与爱心。

拉拉队方阵,因为我们正在市长台前,所以最精彩的表演我们都刚好看到。

星球大战爱好者,据说前一年他们就出现了。

最后来一张载歌载舞的吧,最羡慕的不是挪威人的富有,而是挪威人的简单和快乐,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友善。

今天去办瑞典居留的时候,我说我最近不打算再回挪威的时候,其实心里想的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再去呢?

特隆赫姆的秋天,金色的NTNU

离开挪威有一个多月了,在瑞典的时间估计也进入倒计时了。眼看着天气转凉,雨水渐多,我很清楚,北欧的夏天已经结束了,即使是太阳挂的再高,也抵挡不住悄然袭来的寒意。现在这个时间,晚上出门都要穿厚点的外套了。

在挪威的特隆赫姆度过了两个秋天,拍了两个秋天的美景,留下的满是金灿灿的记忆。

这是NTNU Realfag旁边的一条小路,去年曾有一门课需要每周跑过来交作业。这张照片是去年10月中旬的一天,交完作业特地回去去了相机出来拍的照片。本以为已经没有机会再拍照,因为冬天来得很快,险些错过如此惊艳的美景。

  

但是挪威的秋天来得很急,走的也很快,往往是八月底还在留恋夏天的阳光时,秋天就骤然来袭。而第一年的十月初,气温就已经下降到5度上下,那几天正好赶上宝贝从瑞典过来。 

  

上面左边这张照片我很喜欢,是NTNU校园里一个雕塑基座的背面,带着岁月痕迹的木质阶梯上面散落着新落的树叶。右面这张照片也很不错,是在Realfag旁边一篇自行车停车区域的间隙照的,正值周末,空空荡荡,将相机放在地上,自然的拍下了这片落叶。

差不多3年前朋友将NTNU介绍给了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到这会是我申请最终的归宿,甚至不是很清楚NTNU在哪里,特隆赫姆又是哪个地方。但是我就这么来了,别无选择,因为所有的申请一律被拒。但是这个地方也让我真正的喜欢上了北欧,白雪皑皑的冬天和清爽宁静的夏季。

八月下旬了,又一批新生来了,祝他们未来两年的学习生活一切顺利!也希望仍然驻扎在特村的朋友们学业有成,工作顺心!

这两年,我们的Gap years

两年前,登上北欧航空SAS的航班,踏上了去挪威求学的征程。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已经是两年多了。从再往前一年的5月开始准备雅思考试算起,已经过去三年多了,超过了本科毕业后工作的时间。虽然两年前我们分别出发前往了不同的目的地,幸运的是这两年我们都很快乐,并最终又回到了一起。

我一直觉得我不能算是一个标准的在挪威读书的留学生,第一,我在挪威只呆了10个月,第二,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和钱去旅行,走过了欧洲十几个国家,还有埃及,第三,我一直没有机会打工。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我习惯了挪威,并且非常喜欢北欧生活的节奏和方式。

这张照片是今年元旦在特隆赫姆Moholt高地拍的全城放烟火的景象,印象中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放烟花,不过这些年似乎生活在大城市里,因为各种原因,放烟花的越来越少了。

从三年的忙碌工作中解脱出来,这两年的时间,在特隆赫姆,斯德哥尔摩,巴黎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从当初工作的状态恢复为一个学生心态着实用去了大半年时间。

在这两年的时间,用手中的单反(佳能500D)拍下了几十G的照片,翻看过去,突然间想起来2009年8月4日,抵达特隆赫姆的那一天,当时大家都是为了省200块钱,买了要在奥斯陆过夜的机票。来了之后却发现,仅到达当天,坐机场大巴就花了80多块钱,坐一趟公交还要将近40块钱呢。而两年之后的今天,看到动辄二三十块钱一公斤的蔬菜早已波澜不惊,偶尔还会奢侈一把,喝碗80块钱的鱼汤。

时间过得真快,很庆幸当初我们能下定决心,度过这样一个如此不同与以往的Gap year。很快我们就要回国了,即使是喜欢这里,我们也还是决定要回去再闯一次。但是在北欧的这段生活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心中,我们一定会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