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背包大冒险 – 捡回来的机会

话说昨天下午13:52分DHL接线员的“I’m sorry”粉碎了我们准备了一个多月的计划,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我们几近绝望,在查遍了DHL网站的各个网页之后,打掉了上百块钱的的手机话费之后,我们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1月31日有人会去Reception Office看看。今天早上一大早,我们写了纸条,在被拒之门外贴在了前门上。

image

最后的一线希望彻底破灭了

中午回到家里,随便吃了点东西,没有一点滋味,准备了第二套方案,准备让Alice回到瑞典,和其他几个朋友从瑞典出发,于是便订了4日早上飞斯德哥尔摩的机票和斯德哥尔摩飞开罗的往返,然后准备退掉之前定的从特村回斯京的另一张机票,却因为Norwegian下班,退票不得已没能继续。

那是下午15点之后不久,尘埃似已落定。

幸运女神突然降临,亲爱的在发完对DHL的一封投诉信后,竟然在dhl.no的一个很深的网页上发现了一个emergance number!!心里那个难受,真真切切体会到平白无故开始的胃疼,疼的要死。

抓起手机,我拨通电话。几声嘟嘟过后,电话的那边有了回应!!我在诉说了无奈之后,电话那边埋怨我为什么不早点打电话,即使是今天早些时候,她也能帮忙安排人手紧急投递,末了她答应我打几个电话。

几分钟后她打来电话,告诉我说很遗憾,没有人接听电话,其实我也明白,毕竟是新年了,都这个时间了,谁还能来,谁还愿意来呢?最后的最后,她说她只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发一个消息给特隆赫姆本地的DHL运营经理,或许他能看到。谢过之后,我们俩都陷入了深深的无奈和自责。

都到了最后一刻,如果早些打电话,还有机会拿到!可是我们又错过了,而这一次错过,都是因为DHL昨天那个该死的接线员告诉我没有任何电话我可以打的,或者求助的!!

———————–

时间过得很慢,虽然只有寥寥数分钟,确度日如年。

———————–

刚刚燃起的希望又要破灭,既然结果如此,何必还要折腾一番?几分钟后,手机旁的音箱暴露了一切,有节奏的嗡嗡声表示有电话信号,几秒钟后,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Hi, I’m the local operational manager…”所有的对话中我好想只听清了这一句,当他说他能帮我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好了!!

故事到这里就基本上已经有了结局,后面的情节就不多说了,因为这位经理赶时间要出城,等不了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赶到Office,他竟然亲自开车到我住的地方接上我们,带我们到DHL的Office,一路上还和我们聊天,避免了无聊和尴尬。而我们除了说谢谢和抱歉的打扰,似乎也没有什么言语可以表达心情。就这样,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取到了Alice的护照,他还送我们回了住处。

至此,就好像打了游戏数日即接近尾声,却发现少了必备的一样道具。在发现错过了就只能重新开始,即将删档的时候,却意外开启了秘籍,瞬间通关。

———————

DHL在我们心理的地位完完全全的颠倒过来,从愤恨的咒骂一个不负责任的接线员,到接受一位高级雇员的慷慨帮助而心存感激,只用了前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前天我们商量,因为怕埃及乱,摘掉了戴了快半年的的结婚戒指,昨天的杯具就瞬间的发生了;昨天晚上,我说还是戴上吧,这戒指摘不得,今天奇迹就发生了。就好像那部《家有仙妻》的镯子一样神奇。

剩下的事情就是退票,幸运的是Flysas的票在24小时内可以全额退款,Egypt Air的票也是FullFlex的,比较容易退款,剩下那程从斯德哥尔摩到开罗往返的票,托朋友明天上午帮忙退掉。

还有三个多小时就要出发了,抓紧时间睡会去。

新年快乐!

“埃及背包大冒险 – 捡回来的机会”的2个回复

  1. 楼主你好,搜在挪威办埃及签证,搜到你这里,请问你当时是怎么办理的?他们在挪威的那个网站都不好用?我住奥斯陆,大概需要几天时间呢?我看其他欧洲48小时都能拿到?
    多谢了

    1. 当时我们在特隆赫姆,直接把材料寄到埃及驻挪威使馆,我记的就在oslo呢,你可以直接去他们使馆问下,是很快的~~ 现在去埃及可要注意安全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