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之前

今天让人高兴的事儿真不少:睡到10点半,在窗户边儿看闲书,给Sun打了电话,吃了顿丰盛的晚餐,听了几首好歌儿,跟笨笨通了电话,看了几个有爱的视频短片…

不过好时光总是不长久,这不一天又过去了。最近我开始特别理解我妈那一辈的人,为啥现在总爱给人张罗对象,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多少源于这些热心的阿姨们不希望看到小辈们到她们的那个年纪孤单吧。作为一个已婚人士,我也渐渐开始操心起周围的小情侣,看到你们吵吵闹闹,赌气装坚强,我就着急!

在通向成功的大路上,我们一路飞奔,只是这方向,是否还是当初的理想,还是一心一意向着要成为“别人”而奔忙。在北欧这片从10月起就开始进入冬眠的土地,黑暗带来的无聊总让人忍不住想无聊的问题:有人说唯中国人不认可的成功是家庭的美满;有人说想发财就娶个中国女人,因为她会敦促你去赚钱;还有人说,2012要来了,不是毁灭,而是从三度空间过渡到四度空间。作为一个行为上的泛神论者[1],我对2012始终心怀敬畏,于是特地去百度上Google了三度空间和四度空间,然而仍然懵懂。

也许2012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扯淡,但不幸的是,灾祸总是不期而至,谁也无法预料,就像那场地震,就像那场海啸。天灾难躲,人祸也不好防,躲过嗑药的英菲尼迪[2],说不定却在下个路口遇到李刚[3]的儿子。我们都还好好的,所以无法了解,当只能看这世界最后一眼时会有什么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如果明天就Game over了,你今天会去做什么?如果下一刻就Say 88了,你此刻可会后悔些什么?

我不知道灾难什么时候会突然袭击到我,所以只好尽可能过好现在,尽可能不留遗憾。想念,爱,感激…我都不吝说出口,虽然我也会害羞,可是总好过再也没有机会去说去做。我们都是小蜗牛,把自己的小心思放在硬壳里,柔软但是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敢拿出来让别人知道,直到生生的错过,心碎了壳也碎了,可怜的小心思就此无依无靠。

那些纠缠不清,却不肯面对自己内心真实声音的痴男怨女们,我真想踹你们一脚:Speak now![4] 你想等到山无棱天地合再对他说“乃敢与君绝”么,你想等到岁月爬上她的眼角发梢再给她披上嫁衣么,你想演一部绝世凄美没有结局的爱情,用自己的一生换来台下的无限唏嘘么。

柴米油盐的生活,时间久了都跟抽油烟机上的油垢一样腻歪,并且这种腻歪比任何玫瑰的生命都要长久。可是如果你自己本来就不是个不安分的人,那么跟一个踏实的人过一辈子不好么,一个伴儿,也许无法令人心跳,但是能让你安稳入眠,这种珍贵,只有失眠的人才知道。人生起起伏伏固然有趣,不过要确定自己不晕船,再往海上跑。

总之2012之前,看到这篇文的人,没恋爱的去恋爱,单相思的去表白,剪不清理还乱的干脆去领证,通通找个伴儿回来!

[1] 请参见兰德公司《中国人是世界上少数没有信仰的可怕国家之一》
[2] 请参见2010年5月9日北京车祸报道
[3] 不解释,我们都懂得
[4] Taylor Swift,好听,听吧

“2012之前”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