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你不过是个懦弱的失败者

谷歌,曾经是中国千百万程序员的梦想;

去年,我还坐在谷歌的开发者大会现场;

今天,只能看着铺天盖地你离开的消息,

而我,只能在博客骂你不过是个失败者。

作为一个曾经崇拜过谷歌的开发者,我也曾拥有在互联网创业的梦想。作为一个总是跟别人说起谷歌的技术,百度则从不足挂齿的用户,三天来我一直在期待着有人告诉我说这不过是一个愚人节玩笑罢了。作为一个二月份还和哥们拍胸脯说,谷歌怎么会撤呢?不过又是一个烟雾弹而已的崇拜者,我感到悲伤和惋惜。

纵使你在谷歌中国的博客上说这是一个怎样艰难的过程,谷歌中国的团队对于总部的决定如何无法左右,一个这样的事实已经摆在大家面前。是去,是留,已经不是问题。你们一直以来强加给世界的美国“价值观”,难道就真的比所谓的,无法承受的“内容审查”更加高尚?在关于诸如“丰田事件”的报道上,你们的媒体难道就没有隐瞒过事实?

中国才刚刚过完60岁的生日,摆在我们面前还有无数最最基本的社会问题。虽然我也会因为某些敏感话题感到失望,但是我相信下一个60年,中国会大不同!

其实我只是觉得谷歌在中国也不是两三年了,怎么就不能学会一点点妥协?还是看着百度扶摇直上的股价无可奈何了?或者大股东觉得在中国这个市场上ROI不够高?走了也好,省的还有一些开发者在这里崇拜你,倒不如让搜狗、有道瓜分掉你本来就没多大的市场份额,或许中国的搜索技术还能实现突破。曾经以为你是一个追求技术创新的公司,后来慢慢接受了为了利益,也要做些妥协,这都没什么。但是玩一场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玩不过别人,就不要找借口,离开也想风风光光,只会坏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名声。媒体吵得沸沸扬扬,也不过就是两三周的事,过不了几天自然会安静下来。倘若你来个借尸还魂,娱乐一把中国网民,恐怕没人鸟你了吧。

不管怎样,我还是会继续使用google.com作为我的首选搜索引擎,或许将来回国后,会改为百度,也被不住在使用搜狗或者有道。此文算作一个悼念吧,一个搜索时代就这样结束了,但是也必将由此开启新的纪元。

转眼间又飘到了巴黎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出国已经半年多了,在挪威上完了第一学期的课程,到瑞典等待第二学期的开始,一路颠簸,现在已经在巴黎住下一周了。上个周末和好友Mounttai暴走巴黎,从1区走到了7区,又转身到13区的中国城吃了一顿大餐。

法国的学校把我的课程取消了一门居然没有通知,导致我第一门课变成了4月19号才上,而取消的那门课还得换乘另一门,直接让我打消了提前回国的念头。也好,后天亲爱的来巴黎我就可以全天陪同了~

和北欧比起来,巴黎一个城市就比整个国家的人口都要多了,即使是只算小巴黎,也有200多万的居民。这和我上学的特隆赫姆16万人口比起来,差距巨大。巴黎是拥有众多移民的城市,同时也是因为大城市的缘故,这里在没有北欧那种安静纯朴的氛围。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北欧的生活节奏。不知道再次回到北京的时候,会否不适应了。

除了暴走一次,多数时间都是宅在家里,宅的我难受,尤其是这样一个生活成本如此之高的地方。

想去旅行,但是经过了半年多的漂泊,又不知道如何旅行,似乎现在的我,更期望平静稳定的生活,对于旅行,没有那么多的期待了。或许是因为现在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旅行吧。

北京的房价在一片看跌声中再次窜上了新的高度,不得不让人怀疑房价到底有没有跌的可能。四环内的期房均价超过3万,当年住过的塔院小区,均价也已经超过2.6万。攒钱买房越来越不现实了,看来只能努力赚钱了。

巴黎中心区域最贵的住宅价格高达2.7万欧元一平方米,即使是我现在租住在三圈的简装一间房,也要320欧一个月了。

闲暇无聊,又想起了为什么要来读书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

一个硕士学位,一个海龟身份,还是一段不平凡的经历?我不知道。

我只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拥有更加宽广的心胸,能够有一个安稳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