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最近大学生见义勇为不幸牺牲的感慨

没有刻意关注过这则新闻,但几天来,时时刻刻都在看到,每次看到,心就绞痛一次。他们的父母怎么办?人没了,他们的梦想没了,你们知道“没了”,“再也回不来了”是怎样的悲伤么?

搜狐的这则新闻专题做的不错,有些说的也很在理:

见义勇为不过时 救人没有值不值

“生命至上原则”近些年时常被人提及,即使“值不值得”不是一个伪问题,但在面对三个英勇献身的生命和三个残缺的家庭时,我们还是少些这方面的争论,多些触手可及的关爱与温暖。

被救的是少年,更是社会道德

他们拯救了民间关于舍身为人的猜疑,他们也拯救了曾经对“90”后的社会偏见,己为人是检验道德情操的“试金石”,只有相互搀扶,相互为善,世界才能更美好。

反思:让奇迹多一点,悲剧少一点

谁来清除公共水体隐患是真个问题,见义勇为实际上是对政府职责的代行,学校和家长是构筑孩子安全的“防护墙”,“见义勇为”需重新审视,更需立法保护。

这个专题做得还是很有深度的,尤其是反思,如果一个国家不能保护自己国民的生命安全,何来昌盛富强?

昨天刚刚读完关于人性激励的paper,马斯洛需求理论中,安全,处于倒数第二层级,面对无法满足的第二层及需求,几个大学生的行为,却已经远远超出了最高层级:自我实现的激励。试问,有什么激励能让你,我,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伸出援助之手?他们做到了。

你可以说他们起初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危险,但有多少人又龟缩在自己的安全小屋中旁观?

你可以说有些人自知之明,没有救人的能力,当然不如旁观而不是添乱,无可厚非。

但十几名大学生,搭起人梯,明知水性好的同学都无法坚持太久,却仍然冒着生命危险救人,不是在重重给某些人删一个大巴掌?

记得上初一的时候,有一次跟Stone大冬天在外面玩,我们那时候没什么娱乐项目,就是拿着小棍,在大院里跑来跑去。那天很冷,我们一路玩到八层楼的假山旁,一个小孩蹲在水池旁,很安静,可能是被吓坏了。我们跑过去发现冰面有一个大哭冷,竟然有另一个小孩子几乎已经沉下去了,只有手还露在上面。我们当时真的没有多想,我俩手拉手,抓着岸边的栏杆,把他拉了上来,小孩不停的哭,不停的哭,我们问他知道怎么回家么,他点头,我们俩那个时候哪懂得危险,哪懂得为什么样救人?虽然那次救人并不危险,而把他拉上来也是举手之劳,但是倘若假象那天我们没有出去玩,也没有人经过那里(周日,那是个工作区,不上班的话基本上不会有人去),这样一个小生命是不是就要终结于此了?

我后来时常会想起这件事,心想他应该已经长大了吧。

昨天看到的一个数据,挪威愿意为避免导致1人死亡投入300万欧元,而在挪威的石油工业中,则愿意投入1000万~1500万欧元。

新闻上提到一条附近的渔船,居然在救人之际开价,还是只打捞尸体。而附近则经常有人溺亡。“经常”,就不值得多改善一些安全设施吗?赚死人钱,早晚他们也会变成被别人打捞的死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