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给你一个安安稳稳的家

  下午4点,离开北京,本来是要和宝贝一起打包的,但是因为昨天一个紧急短信,宝贝回家考驾照去了。于是,今天收拾屋子的人就剩下我一个了。这几天准备打包,屋子已经乱七八糟,遍地是准备扔掉的垃圾。

  发呆,每次宝贝出差或者回哈尔滨回来之前,我都要收拾屋子。以前每次收拾屋子的时候,我都会把大大小小的零散物件摆放整齐,把它们分类排好,我会认认真真的扫地,拖地,直到一尘不染,等着亲爱的宝贝回家来。而这次不同,我得把带不走的东西扔掉,带走的东西装进袋子,箱子,而不是摆放整齐。一停下来就想发呆,这就是我们生活了两年的小窝,我曾一度认为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小窝,你我的避风港湾;我曾一度认为我们就在这里不走了。可还是要离开,虽然早就知道8月3日就要暂别,虽然早就知道要收拾东西打包装箱,虽然早就知道要从这栋房子中搬出去,可到时候了,心中还是缠绕着淡淡的忧伤。宝贝,等咱们回来,我要给你一个安安稳稳的家。

  这栋房子,其实这就是要我们一个月2k多租下来的房子而已,但这间房子与我们共同经历了过去两年中的欢喜与悲伤。回忆昨天早上醒来时你在我的怀里甜美的微笑,想起入睡前轻轻在你额头的亲吻和耳边的晚安。其实我不是对这栋房子有多少依恋,而是你,我亲爱的宝贝,我好想给你一个安安稳稳的家。

  亲爱的宝贝,今年你的生日咱们因为太忙没好好过,我一直想送你一件特别的礼物,在即将启程之际,我把咱们过去将近6年的照片翻了翻,做了一个简单的短片,算是一个小小的总结,也算是一个迟到的生日礼物吧,祝亲爱的宝贝生日快乐:)

下意识的拒绝了他们,一瞬间我感到悲哀与无奈

  晚上和宝贝,在白石桥家乐福门口,遇到一对男女,男的说,“大哥,等一下,求您点事,我们来北京打工,没找到工作,没钱了,能不能给我女朋友买点吃的”,我下意识的拒绝了他们,扭头就走,那个女的想说什么,但是被男的拦了下来,一瞬间,我感到好悲哀,好无奈。我的拒绝几乎源于本能,因为太多次看到地铁职业的乞讨者,过街天桥写的工工整整的“哭诉”,因为残疾,因为没钱治病,因为没钱上学,因为没钱回家,等等,我麻木了,曾经也试图帮助他们,可是身边的人,发生的事,一次一次的告诉我他们都是骗人的,或者他们根本不至于“沦落”到乞讨的地步,只是懒惰而已。

  我们踏上回家的653,找到了座位坐下,我们争论着,是应该对他们一概的置之不理,还是应该宁可被骗99次,哪怕其中有一个人真的需要帮助而伸出援手?其实没有对与错,好于坏,而和他们也只不过是每天成百上千擦肩而过者的某个人。我只是感到悲哀,悲哀于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因为那些“职业”乞讨者而被人们无情的误解,也悲哀与那些乞讨者利用着人们残存的怜悯之心;我也感到无奈,曾经的我总是想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可是一次一次的事实却将我终于锤炼成了“百毒不侵”的冷漠者。

  宝贝说我真善良,其实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只是他们生活的环境和经历的人和事改变了他们,善良,一点一点的被蚕食。车已经开到人民大学了,我还在担心那两个人,希望他们是真的需要帮助,也希望他们能快些找到愿意帮助他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