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已经过半

2016年已经过半,这才想起来发今年的第一po,这个越来越荒芜的花园真像个秘密之地呢,连主人也是偶尔才能想起来看看 😛

虽然没有记录,但是多年以后翻回头来看这个春天,应该还是会非常感慨的吧,因为2016的春天很值得纪念!

首先,我们迎来了第二个可爱的孩子,如我们所愿,是个女孩,这下儿女双全也算圆满了。我们给这个小丫头起名为“暖暖”,希望她可以温和有爱,去温暖周围的人,也希望这个世界能让她始终觉得有爱有温暖。

其次,从2014年底开始的过去一年半,我们所做的种种努力,也在这个春天一一开花结果了:拿到了父母福利,换了房子,Alex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躲过裁员危机,甚至还拿到一个新offer,两人都通过了挪威语初等考试,Alex拿到了长居。

于是,这半年也相应的有所松懈,不如2015那么拼命和努力了。我们始终试图平衡工作和生活,无论有多少诱惑,家庭是我们决不能放弃的经营,但是能“平衡”实在不容易,况且每一时期的平衡点都不同,所以也得时时调整。

感谢爸爸妈妈们为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们所作出的牺牲和付出,为了照顾我们,他们三个月一换从国内过来帮我们,这让我们有了更宽裕的时间,也有了继续奋斗的动力。昨天和Alex谈论到父母的养老,想到他们还有10年就70岁了,于是话题变得异常沉重,作为游子,作为独生子女,我们终究还是要回去的,所以我们还得再跑块点才可以。

烦恼从哪里来?从无穷无尽的欲望。我得承认我们想要的有点多,那怎么办呢?就得努力去争取呗。抛开一切假设,去做就是了。当然,不能忘记“平衡”。还有,要开始给“健康银行”储蓄了~

出发去滑雪

焦头烂额忙活了2个多月之后,终于等到了休假的这一天,纠结了很久到底如何过圣诞,最终还是选择了“挪威人的方式”,去小木屋。这次的目的地是Røldal,距离奥斯陆约350公里车程。启程日期为12月25日,圣诞节这一天。正赶上北海上形成了一个风暴,飘向挪威西海岸,不太期待天气放晴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出门玩总归是开心的。

头一天晚上基本装好了车,滑雪的装备,三四天的食物,换洗的衣物,希望明天一切顺利。

一张3600的罚单

总的来说我是个开车很守规矩的人,不抢位,礼让行人。在高速路上,我一向是在速度方面比较保守的。可是这次收了一张3600克朗的罚单。限速70,超至87。回想起来应该是星期一早上赶去单位比较急,路上车又少,平时都靠前车提示限速的路段,这次没人管了,超速摄像头给我拍了个大头贴。

3600克朗真不少,相比年初的两张停车罚单一张500,一张800而言,3600罚下去还是很心疼的。不过想想,自从10月下旬开始便一路狂奔,在经历了北欧便利店意外的增长之后,这张罚单真是来得及时,提醒一下自己,要控制一下节奏。

罚金估计是免不了了,纠结于罚单本身也没有什么意义,唯一重要的是考虑一下2016年要怎么应对。二宝3月会出生,还是要争取过挪威语等级,店里的生意也多少需要花些心思,2016注定将是一个极其“充实”的年份。如果没什么规划,估计会比2015过得还要狼狈,我想没有人想要这样的2016。好吧,我们要对2016做好规划,头等大事。

2015年的得失众多,经历了公司裁员的动荡,虽然暂时还有工作,但是油价击穿35美元后,径直奔向了更深的底——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底。2015年也经历了小店的兴衰,从喜到悲,从放弃到复兴,这小小的生意中全家人(甚至包括了爸爸妈妈)所倾注的心血,绝对值得永远铭记。

跑题了,拉回来。

这张3600的罚单还是要付,一笔钱出去,买个教训,也给自己提个醒。

加油!

10月18日

眼看就要进入一年两篇的节奏了。更新一下近况:突击12月的挪威语考试。前几天头脑一热我俩人报了A2-B1等级的挪威语考试,用朋友的话说就是花钱买动力,接下来这一个多月学的肯定比以往两三年都多。

我承认,她说的是对的,而且非常感谢她帮我俩补习挪威语,还是要争取过A2水平。

在挪威工作满三年可以申请长居,但是要过语言关,放弃了凑课时之后,就只能走考试这一条路了。听力,阅读,写作和口语。从目前来看,最难过的应该是口语和写作。接下来这一个半月,死磕一把。

加油。

2015年是近些年最忙乱的一年,希望2016年能慢下来一些,多用点时间在生活上,工作上也能有些长进。

新春快乐! Happy Chinese New Year!

2015年的春节是连续第二年没有回国的春节,也是一家人第一次在挪威过得春节,虽然没有爸爸妈妈,但是有一帮好朋友聚在一起吃自己烹制的年夜饭,喝着从国内带来的茅台,法国的葡萄酒,日本的威士忌,包了几大盘皮厚馅大的饺子,煮着吃,煎着吃,蒸着吃,酒足饭饱后就着亚超买回来的韩国产辣白菜,看着春晚录播的视频,一边吐槽,一边干掉一杯龙舌兰酒。

2013-2014是我们做出改变最为激烈的两年,从偌大的北京到昂贵的奥斯陆,总算是团圆了,在经过了2005年开始一段短过一段的时光之后,终于迎来了一段相对稳定的生活。希望能再持久一些。

朋友说以后咱们再搬家搬到一起去吧,我说好啊!在这么一个在冬天常常十几天不见太阳的地方,朋友就是家人。

明明是快乐的标题,写出来的反倒是惆怅,这也可能是几个月来不曾发出一段文字的原因,经常写了删,或者干脆就是草稿箱中未发布的状态。

2014年底和Alice一起开始了新的挑战,话说如果不能在事业和生活之间做到完美的平衡,就再努力一些,让这种失衡的状态更短一些。

2015,和Alice一起加油,和谦谦一起加油!

2015年Alice比Alex起的稍微早一点^_^

早上送小伙子去幼儿园,九点半才出门,天已经完全亮了。道路上的雪被清除后,可以看到道路两边和草地上的雪积了有15cm厚。呼吸着有点凉的空气,心里暗暗说“啊~我们又回来了”。昨天下午到的时候已经黑天,完全看不清外面的景色,坐在出租车里,听着司机英语挪威语夹着说,心里竟然有一点点恐慌,就像休假在国内的时候会想念挪威的好水好空气一样,飞机一落地就又特别想念家乡的亲人和朋友。那种在哪儿都无法扎根的没有归属的感觉,化成淡淡地惆怅,在梦里都挥之不去,直到——见到今天早上的雪!洁白洁白没有一点脏污的雪,把我靴子上近一个月来四处奔波的尘土都给拔干净了,被雪映着的蓝天,让人看了心里就敞亮,幼儿园门口小滑雪板一字排开,提醒你这正是可以肆意欢乐的季节。都说北欧的冬季能从10月份持续到来年的5月,慢慢长夜易使人抑郁,可是伴随严冬的还有种种欢乐,有谁能阻止我们去过美妙的生活呢?来到挪威的第二年,仿佛又一切都是新的了,这一年我要认认真真的做一件小事,低着头不去想太多,认认真真的翻土撒种,勤勤恳恳的浇水施肥,慢慢的等花开果熟。

再试一次用wordpress手机客户端发文,上次写了上千字的文章没发就丢了,好一阵子不想再用这个?

image

image

前几天给小伙子过生日,妈妈蛮拼的,研发了气球小狗和气球花,还有蝴蝶手机里没照片就不发了。

”卡片微公益” 第一站 巴塞罗那 后续…

话说周六从巴塞罗那回来,背着被黄金海岸上空太阳晒爆了皮的后背,活像一直被煮了半熟的螃蟹壳。带着娃和爸妈旅行真不是闹着玩的,好在时间还算充裕,主要景点也没落下,俺爹一如既往的清晨漫步,把酒店附近的大街小巷逛了个遍,绝对比我们的暴走还要深度的游览了巴塞罗那。

本次旅途中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寄出13张“卡片微公益”的明信片,本次活动收到了来自挪威和中国两地一共12位朋友的支持,另有一张卡片是我们作为参与者支持一个朋友发起的公益活动,给朋友旅行中遇到的几个徒步一天半才能到学校上学的孩子们寄去的卡片,希望他们能顺利收到卡片。

购买的明信片价格都是在景点的纪念品店购买的,每张0.7欧元,和小摊相比质量好些,寄到中国的卡片每张邮票0.92欧元,寄到挪威的卡片每张邮票0.76欧元,总共花销20.1欧元,由于这次活动中没有要求大家晒出支持公益活动的金额,所以我们暂且也无从知道我们的20.1欧元支出筹集了多少善款。这个效果可以作为下一次的尝试。

前两天在豆瓣上看到有一个人参加设计明信片的活动,收到了一百多个站内信希望能收到卡片,我想在社交网络上这样的微公益可能也会有意义,如果卡片上的设计由作者本人完成,或手绘,或拍照,卡片的价值和活动的意义会更大。如果微公益活动的发起人能有明确的资助目标,或许能在特定人群中引起共鸣。

洗洗睡了。

继续写着blog

blog是好多好多年前特别时尚,特别流行过一阵子的东西。在msn space从大约2004年写到微软关闭了它。后来开了独立博客,注册了属于自己的Alice&Alex 域名,然后有一搭无一搭的写着。一晃到了2014年。

现如今还在些博客的人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博和微信,我也确实会阅读微信圈子寄里的每一条信息,体会着朋友只言片语背后的各种心情。

但还是没舍得关闭这个博客,仍然有一搭无一搭的写着一点文字,就像自家后院的一小片绿地,种点花花草草什么的,除非好友来访,大概也没太多隔着篱笆看的路人。

爸妈来的这个夏天,我会用去三周的假,到处逛逛,一家人在一起真好。